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无极——太极

问道太极 还有更多内容值得期待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活着:一个“扁担”的葬礼(转载)  

2014-03-12 21:48:3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活着:一个“扁担”的葬礼(转载) - 我只有天晓得 - 历史是一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
在2013年最后一天,武汉汉正街的扁担工“鸭蛋”一头倒在了挑担途中,撒手人寰。他默默去世的消息偶然间被媒体传播开来,殡仪馆为他办了一场正式的葬礼,是他生前从未享受过的礼遇。作者/王翮 编辑/王崴
活着:一个“扁担”的葬礼(转载) - 我只有天晓得 - 历史是一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
 汉正街小商品批发市场中有上万名“扁担”,“鸭蛋”曾经是这万分之一中的一员。他为人老实憨厚,肯吃苦,每天凌晨三点就起床去找活,曾经背断了数根扁担,人们惊叹称他为“压断”,久而久之,“压断”变成了“鸭蛋”。直到49岁去世,“鸭蛋”一直用脊梁诠释着生存的艰辛。
活着:一个“扁担”的葬礼(转载) - 我只有天晓得 - 历史是一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
鸭蛋”生前,甚至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姓名。从他的遗物中翻出一张一代身份证,这才知道他真名叫陈洪,是湖北省蕲春县人。他离家28载,中间只回过一次老家。90年末村里统计人口,将陈洪从户口本上删除。他成了名符其实的“黑户”。
活着:一个“扁担”的葬礼(转载) - 我只有天晓得 - 历史是一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
火化前一天,“鸭蛋”的堂哥陈少华、妹夫罗宗明接到通知从老家赶来认领他的遗体。
活着:一个“扁担”的葬礼(转载) - 我只有天晓得 - 历史是一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
 根据嘴角上的“标记”,陈少华和罗宗明很快就认出了陈洪。此时,他已经在医院冰冷的太平间里躺了7天。
活着:一个“扁担”的葬礼(转载) - 我只有天晓得 - 历史是一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
遗体认领完毕后被拉到了殡仪馆。听说“鸭蛋”的身世后,殡仪馆将遗体放置在温馨而舒适的单间,并且摆放了一些祭品。 汉正街民间扁担协会会长张道文带领“鸭蛋”生前的工友来到殡仪馆。他们是来为鸭蛋送最后一程的。张道文说,作为工友,为“鸭蛋”送一程,希望他一路走好,落叶归根。
活着:一个“扁担”的葬礼(转载) - 我只有天晓得 - 历史是一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
第二天,即火化当日,入殓师为“鸭蛋”的遗体美容。由于在停尸房搁置7天,他的胡子已经刮不下来了,入殓师只好多涂点粉,让脸看上去更自然。
活着:一个“扁担”的葬礼(转载) - 我只有天晓得 - 历史是一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
 一名殡仪馆的工作人员将灵堂门锁好。由于在大城市举目无亲,除了工友外,没有人来惦念。
活着:一个“扁担”的葬礼(转载) - 我只有天晓得 - 历史是一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
 “鸭蛋”在汉正街做扁担几十年,留下了很好的口碑,他的乐善好施,他的慷慨仗义,至今还在工友间传颂。“他爱喝酒,是个性情中人……他勤俭节约, 却从不对工友朋友吝啬……”
活着:一个“扁担”的葬礼(转载) - 我只有天晓得 - 历史是一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

活着:一个“扁担”的葬礼(转载) - 我只有天晓得 - 历史是一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
殡仪馆工作人员播放了《好人一生平安》的曲子。“鸭蛋”的堂哥陈少华、妹夫罗宗明先后走到“鸭蛋”的面前,看这个兄弟最后一眼。
活着:一个“扁担”的葬礼(转载) - 我只有天晓得 - 历史是一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
 “鸭蛋”遗体的火化持续时间较长。殡仪馆工作人员称,干体力活儿的人,身体太结实。生前憨厚老实,吃苦耐劳,上帝也许能让他在烈火中得到“永生”。
一条汉子终化为一抔骨灰。活着:一个“扁担”的葬礼(转载) - 我只有天晓得 - 历史是一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
一条汉子终化为一抔骨灰。
活着:一个“扁担”的葬礼(转载) - 我只有天晓得 - 历史是一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
堂哥陈少华怀抱“鸭蛋”的骨灰坛走出等候室。殡仪馆减免了全部丧葬费用,一共6000余元。
活着:一个“扁担”的葬礼(转载) - 我只有天晓得 - 历史是一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
骨灰被运回了家乡,湖北省蕲春县株林镇方冲村。亲友们、乡亲们冒着雨,有人拿着鞭炮,有人抱着烟花,还有人抬着灵屋。没有豪华的送葬车队,也没有热闹的殡葬乐队,大家用真诚的举动迎接着“鸭蛋”回家,也用最淳朴的方式与他道别。
活着:一个“扁担”的葬礼(转载) - 我只有天晓得 - 历史是一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
众人向骨灰坛鞠躬,表示哀悼。
活着:一个“扁担”的葬礼(转载) - 我只有天晓得 - 历史是一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
 安葬“鸭蛋”的这片坟地名为“免重赋”,这里葬着他的父母,“鸭蛋”也将长眠于此,和父母永不分离。相传在明代,住在这里的一名女子嫁给了藩王荆王。荆王为庆祝新婚,下令赦免了这里所有的税赋,故得名“免重赋”。“鸭蛋”挑了几十年重担,至死身边都放着一条扁担,葬在“免重赋”,或许他的来生不会这么累了。
活着:一个“扁担”的葬礼(转载) - 我只有天晓得 - 历史是一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
“鸭蛋”安葬两天后,但见汉正街“水货楼”里三五百个“扁担”如往常一样搬货卸货,开始一天的营生。“鸭蛋”生前常在这里抢活干。斯人已去,喧嚣依旧,很快人们就会忘记,曾经有一个“扁担”,他默默走进这里,又以不寻常的方式走出。

------------------
@孟非:日本的历史教科书是如何歪曲历史的,我没看过,我只看过中国的历史教科书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